市场分析
政策修改 日投放5万吨储备棉能否实现
2016-08-02 11:37  

8月2日讯:

自本年度储备棉轮出工作开展以来,“储备棉”一直是行业的热议话题。近期,更因为全国部分省份的棉纺织企业集体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储备棉的相关问题,使之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对此,棉纺织企业建议,延长储备棉轮出时间,增加日供应量。据记者了解,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决定将储备棉的轮出时间延长1个月,但是对于是否增加日投放量仍没有确切消息。

纺企面临“无米下锅”

在国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供给侧”改革方针指导下,国家通过采取储备棉投放政策,缓解纺织企业用棉问题,稳定棉花价格,缩小内外棉价差,提升纺织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并实现国家储备棉去库存的目标。但在实际实施过程中,棉花市场的走向却与政策初衷相去甚远,棉纺织企业面临正常生产困难的情况。

在4月15日发改委、财政部发布的《关于组织国家储备棉轮出销售的公告》中已明确指出,正常情况下每日储备棉挂牌销售数量不超过5万吨,具体轮出数量以实际成交为准。如一段时期内国内外市场价格出现明显快速上涨,储备棉竞价销售成交率一周有三日以上超过70%,将适当加大挂牌销售数量。储备棉自5月3日投放已来,每日投放量既低于3万吨的日投放量要求,又低于每日5万吨的市场预期,平均成交率97.7%,近来更是连续多日出现100%成交的状况。

储备棉成交出现如此火爆的局面,市场贸易商利用此次机会尽情炒作,不断拉高棉花期货、现货价格,纺企的棉花原料不仅价格高,重要的是不够用。

河南新野纺织公司副总经理鲁西平主要负责原料采购,他表示,目前公司的用棉问题很紧张。鲁西平说道:“6月以来,公司的棉花库存处于非常低的状态,但是储备棉每天只有两万多吨的投放量,企业想多买也买不到,市场上的现货资源又几乎没有,为了保证棉花够用,公司费尽了心思。”

孚日集团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按照国家之前出台的储备棉轮出政策,在4月底公司就开始压缩棉花库存,以防棉花降价,企业亏损。但没想到,储备棉开始轮出后,出现了棉花买不到的情况。“公司*近一天开3次会议,讨论棉花不够用了怎么办?现在公司的情况是,订单饱满,可是棉花却不够用,且棉花的价格一涨再涨。”该负责如此说道。华孚色纺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此前,马克隆值低于C1级的棉花,公司根本不会买,现在,公司只希望能买到棉花。

湖北孝棉、山东如意、石家庄常山纺织、山东魏桥等这些大的棉纺织企业均表示,当前企业棉花库存紧张,希望将储备棉的日投放量增加到5万吨,以保证企业的正常生产。据记者了解,河南某些地区的中小型棉纺织企业已经因为没有棉花可用,出现多家企业停产、限产的情况。

对此,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朱北娜表示,储备棉投放过程中日投放量不足、出库难、贸易商参与炒作等原因,造成棉花价格快速上涨,棉制产品销售进一步放缓,对棉纺织实体企业确实造成了伤害。

按照2015/2016年度轮出总量200万吨算,8月31日之前可上市储备棉资源仅为50万吨左右,平均每天约1.8万吨,低于纺企的实际用棉需求,市场资源紧张状况或持续升级,棉纺织企业忧心忡忡。

产品利润不断被压缩

因储备棉投放过程中日投放量不足,纺企资源短缺,棉花贸易商市场炒作气氛浓郁。近来,郑棉期货价格、ICE期棉价格、储备棉竞拍底价、棉花现货价格出现共振式上涨。快速上涨的棉花价格直接增加了企业原料成本,织布厂以及下游市场却不接受纱线涨价,市场订单明显减少,能够维持正常生产的棉纺织企业,产品利润被不断压缩。朱北娜指出,从5月份进口数据来看,5月单月棉纱进口数量环比4月增长3.6%。6月份以来,棉纺织企业经营状况越来越严峻,生产不断下滑,近期不断有企业陆续停产,我国棉制纺织品国际竞争力再次被削弱,出口订单减少。

截至7月25日,2015/2016年度储备棉累计出库成交150.71万吨,当日成交平均价格15170元/吨,*低成交价14470元/吨,较5月3日轮出首日分别上涨2742元/吨、4760元/吨。棉纺织企业5、6月份接的内外销订单因原料成本大幅上涨而全面亏损,且因对棉价涨到何时、涨到什么价位难以预测,企业不敢轻易接单。此外,等级越低、品质越差的储备棉价格涨幅越大,与之相对应的是OE纱、C21支、C32支纱的调涨幅度偏低,因此纺低支纱的中型棉纺织企业面临的生存压力更大。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山东、江浙、河南等地近一个多月来C21支棉纱普遍上调1000元/吨~1200元/吨,C21支纱报价为20400元/吨~20600元/吨,C32支纱报价为21600元/吨~21800元/吨,C40支纱报价为22600元/吨~22900元/吨,整体价格涨幅远低于棉花的涨幅。

那么,用国储棉纺C21支、C32支棉纱还有利润吗?有业内人士认为,纺C32支、C21支纱,对棉花等级、断裂比强度、杂质等指标要求不高,国内大部分棉纺厂通过降低配棉等级、降低产品纱支等方式主动调整生产,用平均成交价格对应的储备棉纺C32支、用*低成交价的储备棉纺C21支纱比较合理。

据该人士测算,纺C21支针织纱或机织纱,以近几日储备棉*低成交价14600元/吨~14800元/吨计算,加上纺纱损耗、加工费,那么出厂成本价为18830元/吨~19040元/吨,销售时的总成本约为19885元/吨~20100元/吨。如果买方从厂内提货,纺企尚有300元/吨~400元/吨毛利润,若运输至市场销售,则有可能亏损300元/吨~500元/吨。按此方案计算,目前江浙、鲁豫冀等地纱厂C32支A纱出厂价不到22000元/吨,即使买方厂内提货,纱厂纺1吨C32支纱至少亏损250元/吨~500元/吨,当然如果运至轻纺市场,纱厂亏损或达到600元/吨~1000元/吨。

日投放5万吨是否可行?

大幅上涨的棉价严重影响了纺企的正常生产。朱北娜表示,虽然业界对一段时间以来国储棉投放情况、国内外棉花现货交易及期货价格上涨已有认知,但形势依然严峻,关乎行业生存的诸多问题亟待解决。首先应解决的就是储备棉投放量的问题。如果储备棉投放时间能够延长,那么,日投放量能否增加到5万吨呢?企业疑惑:如果日投放量增加,那么当前“包包检”的模式是否会拖慢储备棉出库效率?

中国纤维检验局处长于小新表示,今年,国家对出库棉检验重新确定了两点,首先是对出库棉进行包包检验,另外完善了复检制度,如果企业对所购买的棉花质量存有异议,可申请由中纤检进行复查。目前来看,复检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也受到了企业认可,基本没有出现对质量提出质疑的现象,企业拿到手的棉花基本都是符合标准的。对于企业关注的日投放量达到5万吨,中纤局是否有能力保证检验速度的问题,于小新说道,在仓储环节,除了国家直属的仓储库,大部分代储仓库条件比较差,存在一定技术瓶颈,且代储库的储备棉出库意愿不强,原因是涉及到仓储补贴,很多仓库都在拖延出库。但中纤局一直努力克服各种困难,力争提升检验效率。在储备棉轮出公告出台后,中纤局重点检查了各地的棉花检验室的检验能力,如果储备棉出库量大,内地中纤检实验室容量满负荷运转仍不能满足出库量,那么,中纤局可以启用新疆的棉花检验实验室。但目前出库慢的主要原因是全国各大仓库的送检样品不足。

全国棉花交易市场副总经理杨宝富表示,今年,在机制设置上是历年出售储备棉制度*为完备的一年,但在执行过程中遇到了诸多困难,这是行业始料未及的。“归结到一点,是产业资本受到了投机资本的阻击,使纺织企业受到巨大冲击。全国棉花交易市场负责储备棉每天的挂牌交易,但是储备棉每天挂牌多少、出库多少,交易市场并不涉及。”杨宝富说道。

中纤局负责检验储备棉质量,全国棉花交易市场负责挂牌交易,但是投放多少量,投放多长时间,两家机构都不能说了算。业内人士表示,储备棉投放时间的延长,已经说明国家政策层面看到了行业的困难,政策开始向棉纺织企业倾斜,对于日投放量5万吨的期望,企业也只能继续期待相关政策的调整。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表示,当前,棉花价格的再次上涨,实际是计划经济模式和市场经济模式的冲突,企业要采取分步走的方式,积极应对。

  • 相关资讯